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茅山读书 >> 拈花一笑不负卿 >> 第1101章 番外 顾儒林 六千

第1101章 番外 顾儒林 六千

成禾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走到权胜蓝身边,挽住成禾的手:“婶婶,已经做好饭了,我做了我最擅长的松子桂鱼,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权胜蓝到底还是没有留下来吃饭,成禾自己一口一口的吃掉了她做的所有菜,吃着吃着,便泪流满面。

从大皇子府出来以后,权胜蓝就进了宫,见了一脸沧桑疲惫的皇后,只是,她话还没有开口,皇后就开口道:“本宫暂时不会给儒林纳侧妃的,除非儒林自己开口,否则,本宫不会给他纳的,更不会主动给他纳,他如今尚且还没有嫡长子,本宫可不希望儒林有个庶长子!”

权胜蓝张了张嘴,又想说话,皇后却又开口道:“至于李家小姐的谣言,根本就是误传,娴妃的弟弟在马球会上见过李楠,心悦与她,想让娴妃出面说亲,但是她们顾虑道李楠的母亲同你娘感情很好,而那李楠更是在你手底下学过一些日子的武艺,就托了本宫叫李楠入宫相看!”

权胜蓝看着皇后老半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下。

皇后放下手里的账册,轻轻的按压着额角:“过段时间就要冬猎,今年过年的时候又出奇的早,本宫既要准备冬猎的事情,又要准备过年的事情,一日日的忙得焦头烂额,想要让成禾来帮忙,他们夫妇却是不和,不闹腾就已经是很难得的了,本宫倒是想寻你来帮忙,可你这一日日的,也来给本宫添堵!”

权胜蓝有些尴尬的挠了挠眉毛:“我又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情况,我白姨一人在家中,李槐是她的小女儿,她自然最是放在心上的,京城之中传出这样传闻,白姨自然心中慌乱,就找了我娘,说了这番话!“

“唉!”皇后扶着额头,长叹了一口气,“他们的事,随他们去吧,总归,儒林本宫也教训过了,成禾,本宫也说过了,但是他们自己的事,就随他们自己去做就是了,你既然到宫里来了,就不要走了,帮本宫一起打理一些事情!”

权胜蓝抬眼看着皇后,尴尬的笑了笑,刚想托事离开,皇后就开口了:“不要想跑!”

被点名的权胜蓝把顾儒林和成禾在心里记了一笔。

年关将至,宫中各项事务都要盘点核算,还要准备各个宫中的年货,以及年关时要给臣子们下派的年货,再加上即将面临的冬猎,实在是将人整得手忙脚乱。

最近着些日子,因为皇后宫中太忙,以至于,皇帝来皇后宫中的时候,都少有好脸色看,前些日子,皇后更是因为顾儒林和成禾的关系,在宫中发了好大的火,皇帝为此,平白的吃了一个闭门羹,第二日,顾儒林就在朝堂上被皇帝训斥了,总归,大皇子这一脉,一日日的,都不大好过。

权胜蓝从宫里出去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若不是权胜蓝坚持要回府,顾谨之也亲自到宫门口迎人,皇后才将权胜蓝放了出去,离开皇后宫里的时候,权胜蓝甚至连软轿都不愿意坐,跑着就走了。

坐到马车里的时候,顾谨之刚煮好一壶茶,权胜蓝闻着茶香,却是半点胃口都没有,身子一软就瘫在了顾谨之的怀里:“皇后真真是太难了,我这帮了一整日,看了的东西,还没有百分之一,我同你说,近来这些日子,我可是不愿意再入宫的了,万一再被皇后逮到,我真真是要疯了!”

顾谨之看着权胜蓝这副虚软的样子就知道她是真的累,笑了笑,然后握住权胜蓝的手:“这个时候,应该有宫中的妃子一同帮忙的,再不济,儿媳里总有几个好用的人!”

“皇上妃子不多,便是有的几个,也大多都是权臣的女儿,若是放在一起,难免又是吵扰,皇后就顾儒林一个儿子,顾儒林现在又在同成禾闹别扭,皇后也不好叫成禾入宫去帮忙!”权胜蓝叹了一口气了,“也是苦了皇后了!我也是看不懂成禾,今日我去寻他,她却是什么都不说,你那里你,顾儒林那小子可是说了些什么?”

顾谨之挠了挠眉毛:“也没说什么,就是夫妻间的一些小矛盾吧,小夫妻两个,都拧,心中分明都有对方,但是都不愿意先开口的!不如,我们搞点事?”

“嗯?”权胜蓝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事,会比生死更能看懂人心了!”顾谨之轻轻笑了笑,“顾儒林那小子,啥事都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性质,倒是对明瑜很是上心,咱们那丫头也是个机灵鬼,冬猎在即,我们就借冬猎逼一逼那对小夫妻,如何?”

权胜蓝微微眯起眼,看着顾谨之:“明瑜那孩子,武艺不精……”

“你我都是风雨中长大的孩子,明瑜一直被父皇母后护在膝下,未来,难免会太过娇弱!”顾谨之握着权胜蓝的手,一字一句的说道,“试一试又何妨,有洛宁在,总是能保她性命的!”

权胜蓝的犹豫,没有超过一刻钟,就点了头,同意了。

顾儒林和成禾,就这么,被权胜蓝和顾谨之这两只狐狸算计了。

只不过,在冬猎之前,权胜蓝一直都没能逃脱被皇后召唤进宫的命运,即便是装病,竟然也被皇后抬了软轿抬进宫里,一连半月,每日都是恹恹的权胜蓝,终于在冬猎那一日有了神色,一大早便起来梳洗打扮,还可以穿上了她的骑马装,英姿飒爽,甚是好看,就连好容易才从太后宫里骗出来的顾明瑜也甚是喜欢:“娘真好看!”

权胜蓝弯腰将顾明瑜抱在怀里,笑道:“你娘当年可是这京城的第一美人,自然是好看的!而且这骑马装啊,还不如你娘我当初穿将帅服的时候好看呢!”

顾明瑜一脸崇拜的看着权胜蓝:“娘,我也想穿将帅服!”

权胜蓝愣了一下,然后伸出手,轻轻的刮了刮顾明瑜的鼻子:“你自然穿得!”

权胜蓝这边已经顾谨之一起出门了,而大皇子府里,成禾却还在用早膳。

大皇子已经在院子了等了一个多时辰了,可是成禾却还是不紧不慢的起床,梳洗,用早膳,而大皇子也不急,就这么站在院子里好好等着,竟然也是没有恼怒。

顾儒林站在院子里,看着原本破败的院落已经被整理好了,花圃里还种上了菜,顾儒林的目光就渐渐温柔,即便等了许久,也不觉得无聊不耐烦。

等了整整两个时辰,成禾才打扮的好好的,出了院子。

走出屋子的时候,她一眼便看到了一身骑马装的顾儒林,身材修长,面容姣好,实在是俊朗的很。

顾儒林站在那里,看到成禾,眼睛一亮,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然后对着成禾伸出手:“你今日很好看!”

成禾愣了一下,将手放在顾儒林的掌心。然后垂下眼,轻声说道:“殿下今日,也甚是俊朗!”

两个许久不曾说话的人,在这一刻,倒是像极了恩爱夫妻,顾儒林走在成禾身边,嗅到了她身上淡淡的牛乳味,忍不住问道:“早膳可是用了牛乳茶?”

“是!”成禾乖乖的应了,“听说父皇这一次冬猎,准备夫妻同猎,便是母后也会亲自下场,只是妾身不善骑术,今日去了冬猎,只怕要给殿下丢脸。”

顾儒林却是满不在意:“今日,除了沅王府的那对夫妻,其他人,只怕都是要输的,包括我父皇母后,沅王少年成名,武功深不可测,能打的过他的人,至今,我还没有见过,至于沅王妃,更是我朝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以女子身份挂帅上战场的,能胜过她的女子也甚少,我们只是去玩,不在意输赢!”

顾儒林的声音很温软,成禾听着,心里的芥蒂也略微有些放下:“妾身知道了!”

两人走到府邸门口,门口停了一辆马车,顾儒林牵着成禾走到马车前:“马已经去了冬猎场地了,我们坐车去!”

成禾点了点头:“好!”

顾儒林扶着成禾上了马车,一路上,成禾的手都被顾儒林握在手心里,成禾很是乖巧,不说话,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安静的坐着,只是顾儒林却不喜欢这样子的成禾。

马车慢慢向前走着去,成禾就这么静静的坐着:“你先前给我送的荷花酥,很好吃,丫头说,是你亲自做的!”

成禾愣了一下,然后想起那一日权胜蓝来府上,被权胜蓝拿去送给顾儒林的荷花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的笑起来:“那荷花酥,原本是给沅王妃用的,沅王妃说殿下辛苦,就送去给殿下了!殿下若是喜欢,往后妾身给殿下做!”

顾儒林沉默了一会儿,慢慢放开握着成禾的手,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跟在外面的小厮丫鬟听的清清楚楚,忍不住叹气,殿下分明以为那盒点心是皇子妃的讨好,可皇子妃却说点心是沅王妃送的,实在是,朽木不可雕!

马车缓慢的行驶着到达了冬猎场地,顾儒林率先下车,然后回头扶着成禾下车,成禾站在马车上,看着顾儒林那只白净纤长的手,轻轻的将手搭在了顾儒林的手心:“多谢殿下!”

顾儒林顿了顿,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们是夫妻,不用这般生疏恭敬!”

成禾不应答,只当做没有听到。

顾儒林脸色逐渐难看。

因为成禾收拾的时间有些久了,所以顾儒林他们来的,算是最晚的了。

成禾跟在顾儒林身边乖巧的走着,远远的,就看到了穿着一身银白骑马装的权胜蓝,那副模样,甚是俊朗,一时之间,竟是挪不开眼。

顾儒林一直往前走,忽然觉得身边的人走得越来越慢,便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只看到成禾一直看着一个方向发愣,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了他那个搔首弄姿的婶婶,顾儒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吧,我带你过去!”

成禾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顾儒林:“啊?”

顾儒林看着成禾这副呆呆的样子,忍不住轻笑一声,然后无意识的伸出手轻轻的刮了刮成禾的鼻子:“你不是一直盯着元沅王妃看嘛,那我就带你过去看看,可好?”

“殿下!”许久没有这么亲昵过了,成禾直接红了脸。

顾儒林握住成禾的手,把她的手紧紧地捏在手心里:“也不知道沅王妃给你们下了什么迷魂汤了,竟然是比那些年轻的公子哥还要受欢迎一些!”

成禾低低的笑着,却是不语。

顾儒林认命的带着成禾走到权胜蓝身边,权胜蓝正在和旁人说话,见到成禾来了,便轻笑着道:“你们来了,我还以为,今日的冬猎会,你们夫妇是不准备来了呢,原来是晚到了啊!”

“我贪睡了一些,就睡过头了,让殿下等了我许久,这才出门,所以就来晚了!”成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权胜蓝看了一眼顾儒林,总有几分嫌弃,然后伸出拳头,一拳打在顾儒林的肩膀上:“这回冬猎,你小子总能赢我们一局了吧!”

顾儒林看了儿一眼不远处正在套马的顾谨之,很懂事的认怂:“应当是赢不了的!”

权胜蓝看着顾儒林,没好气的抬脚踹了一下,却被他躲开:“没点出息!”

顾儒林却是面不红气不喘的:“我可不是顾酋赫,为了争这么一口不可能争赢得气,被皇叔吊着打!”

是了,前几年冬猎的时候,因为顾酋赫大言不惭的说顾谨之已经上了年纪,被夺了冠的顾酋赫吊在树上一天一夜,最后还是皇后去求请,才将人放了下来。

顾儒林在这一方面,就一直都是很知趣的。

“对了,听说明瑜也跟着来了!”顾儒林忽然想起什么事情,然后开口问道。

权胜蓝点了点头:“知道我们要出来冬猎,那丫头安耐不住,就非要跟着一起来,你皇祖父答应了,我便让笙箫看顾着她,在这边上安全的地方骑骑马,练练箭!”

几人寒暄片刻,锣鼓声便响了起来,一声高唱的“开始”,众多马匹夺道而出。

成禾骑着一匹棕色的千里马,是顾儒林亲自挑选的,成禾少有狩猎,所以也没有圈养马匹,只能从皇家马厩里随机挑一匹。

锣鼓声响起的时候,顾儒林扶着成禾上马,有些担心,千叮咛万嘱咐:“我不会骑得很快,你要好好的跟在我身边,知道了吗?”

成禾看着顾儒林,感受到他眼底的担忧,便乖巧的点了点头:“我知道的,殿下放心!妾身虽然少有骑射,但是骑马还是好的,不会摔下马来的,殿下只管好好狩猎,莫要太过担心于我!”

“知道!”顾儒林摸了摸马匹的脸,松开缰绳,走到自己的战马前,翻身上马。

开始的时候,顾儒林回头看了一眼成禾,见她一脸笑意的坐在马背上,便放了心,专心的等旗手挥旗,旗子落下的那个瞬间,顾儒林夹紧马肚,他的凌驰便飞奔出去,直追顾谨之。

顾谨之感受到身后有人穷追不舍,回头看到顾儒林的时候,却也不惊讶:“臭小子,你这马,可是好马啊!”

顾儒林勾了勾唇角:“自然是比不过皇叔的!”

男人们弯弓射大雁,女人们也都不是小瞧的,尤其是权胜蓝,一开场,便连出三箭,射中了三只兔子,竟然是比男人们都要快一些,因为是熙王妃亲妹的身份,而受邀的李楠则骑马跟在身旁:“胜蓝姐姐好箭法!”

权胜蓝笑了笑,回头的时候,看到了一旁拉弓射箭,射下一只穿梭在草丛里的灰兔,权胜蓝愣了一下,然后看向李楠:“别跟着我,自己去玩!”

李楠玩心重,笑了笑,骑着马就走了。

等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权胜蓝才轻轻夹了一下马肚子,向着成禾那边走过去,成禾正好把射下来的猎物装进袋子,见到权胜蓝过来,眼角都笑的弯了起来:“婶婶!”

“你跟着我做什么?”权胜蓝看着成禾上马,笑着问道。

“我眼力不好,瞧不见哪里有猎物出现,跟着婶婶,还能捡到一点皮毛!”成禾骑上马,笑呵呵的看着权胜蓝,“虽然有我这个拖累,殿下多半是赢不了的,但是我想着,总不能空手而归的,不然太丢人了!”

权胜蓝看着那只兔子,笑了笑:“小丫头片子,也是个会藏拙的人啊!”

成禾愣了一下,知道权胜蓝是看出她的箭法了,便有些尴尬的摸了摸下巴:“我爹爹兄长他们都是文官,不喜欢女孩子舞刀弄枪,但是也顺着我,让我娘给我请了教头!”

权胜蓝笑了笑:“既然有点本事,就别藏着掖着,成禾,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成禾看着权胜蓝,眼睛都微微发亮,然后笑了起来:“好啊!婶婶,我们比一比,若是差的太多,你也不许笑话我!”

“绝对不笑话你!”权胜蓝大笑两声,然后拉紧缰绳,“终点见!”

权胜蓝率先骑马而去,成禾笑了笑也紧随其后,但是权胜蓝速度太快,成禾终究还是没跟上,猎场很大,容易迷路,成禾就一路做了记号,想着到时候可以和顾儒林汇合。

顾儒林在猎场中奔驰,却忽然听到一阵马蹄声,似乎是在追逐的样子,顾儒林猛地停下马,抽出刀剑:“谁!”

洛宁骑着马慢慢停下来,然后一个翻身下马:“大皇子殿下,明喻郡主遇刺,被人劫走,属下已经派人前去追杀,但是属下一路都寻不到王爷……”

“你说什么!”顾儒林皱眉,立刻调转放下,“我先在立刻回去,你去寻皇叔回来!”

洛宁眼看着顾儒林离开,长吁了一口气:“希望郡主,千万别说漏嘴了,不然大家都免不了一顿板子!”

顾明瑜是实实在在的被人劫走了,也的的确确是心怀不轨的人,只不过,这一次劫杀,巾帼卫早就知道风声了,只不过顾谨之夫妇是完全没有把这一次所谓的复仇劫杀放在眼里,要知道,这种劫杀,每年都要上演好几次,权胜蓝小时候就经历无数次了。

接着这次劫杀,顾谨之和权胜蓝打算让顾明瑜历练一下,也刚好,作为顾儒林和成禾之间可能存在的调和剂。

顾儒林穿插小路回营地的时候,好巧不巧的就遇上了劫杀的刺客,算是正面对上,可对方足有二十多号人,而顾儒林不过独自一人,一来二往,被划伤数道伤口,但终究还是将人给救了下来。

整个营地都因为顾明瑜被劫而闹得鸡飞狗跳的,权胜蓝和顾谨之却是心宽体胖的找了个地方烤兔子吃,权胜蓝看着渐渐暗沉下来的天色:“你说,顾儒林他们会不会被逼到我们曾经去的那个山洞!”

顾谨之摇了摇头:“他那匹马应该是跳不上去的!”

顾谨之猜的是非常的准,就顾儒林那匹养尊处优的千里马,奔跑起来确实是急速,但是想要让他越过断崖,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所以,顾儒林也不可能会堵上这个法子,但是他还是很不巧的找到了那个山洞,只不过,比当初的顾谨之,狼狈的太多太多。

顾儒林被追杀之时,为了躲避刺客,只能放走马匹,自己带着受伤的顾明瑜躲在草丛里,却在好不容易可以出来的时候,不慎跌入山崖。

顾儒林借力打力翻上悬崖峭壁,竟然顺着藤蔓爬上了那座断崖,然后在天黑之前找到了那个山洞。

顾明瑜受了一点小伤,一路上不哭不闹,睁着大眼睛看着顾儒林,一直等到顾儒林说,可以说话了,她才开口道:“儒林哥哥,我伤口疼!”

顾儒林愣了一下,想要解开顾明瑜的衣服看伤口,但是顾明瑜毕竟是女孩子,男女三岁不同席,他一个做堂哥的,扒妹妹衣服,万一叫人看到,只怕会被人当做变态吧!

喜欢拈花一笑不负卿请大家收藏:(www.msdushu.com)拈花一笑不负卿茅山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拈花一笑不负卿最新章节 - 拈花一笑不负卿全文阅读 - 拈花一笑不负卿txt下载 - 南酥青子的全部小说 - 拈花一笑不负卿 茅山读书

猜你喜欢: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掌事帝妃临天嫡女成凰:国师的逆天宠妻画满田园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第一狂妃:绝色邪王宠妻无度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宠冠六宫:帝王的娇蛮皇妃战神比肩:绝色战王我就是如此娇花随身空间农女翻身记娘娘带球跑了!自欢拈花一笑不负卿国色生香清妾盛宠之嫡女医妃一世倾城喜乐农家相府庶女:王妃不好惹云胡不喜闲唐绣华寒剑栖桃花
完本推荐: 无限世界旅行者全文阅读都市至尊全文阅读阳间巡逻人全文阅读一统神界全文阅读最强神眼全文阅读美利坚之山林称王全文阅读神帝归来全文阅读奥术神座全文阅读银河帝国之刃全文阅读修真高手在校园全文阅读纯情校医全文阅读妖孽男神在花都全文阅读医道花途全文阅读无尽丹田全文阅读魔痕全文阅读民国之文豪全文阅读盛世军婚全文阅读花都剑道宗师全文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全文阅读你比月色动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韩娱之透视未来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我的亲妈是白富美美漫丧钟异能教官离天大圣旅明篮坛之氪金无敌九龙圣祖神魂丹帝太古狂魔文娱不朽还看今朝战天龙帝万道独尊绝世邪神北宋大丈夫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九零后天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重生之绝世武神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开天录校花的修仙强者科技传播系统妖龙古帝总裁的天价穷妻昏婚欲睡极品全能学生次元法典

拈花一笑不负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拈花一笑不负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拈花一笑不负卿txt下载手机版 - 南酥青子的全部小说 - 拈花一笑不负卿 茅山读书移动版 - 茅山读书手机站